許多人問我,市府為什麼要舉辦花博?這個問題要回到小學國語課本上的一篇文章「一束鮮花」。文章說,有一個人不注重儀容,住的地方也凌亂不堪;一天,有人送他一束美麗的鮮花,他開始打掃房間,清理環境,最後更梳洗打扮,整理儀容,整個人和環境都煥然一新。

花博,就是送給市民的一束鮮花。我們期許花博能夠讓市民從欣賞美麗,到動手美化家園,進而參與都市更新,讓台北市煥然一新,而容積獎勵則是一項鼓勵民眾參與的工具。

例如,市區內有許多荒廢窳陋的房舍,房屋所有人自行拆除房舍的意願極低,雖然每處面積並不大,卻長期困擾社區居民,更成為都市景觀之瘤。為了迎接花博,改善景觀,我們大膽突破法令,以「容積存記」制度加上容積獎勵措施,在短短一年內,將市區內八十三處破敗房舍完成拆除、清理及綠美化。

這八十三處小綠地累計面積達十八公頃,其中有七成以上是公有地,未來容積獎勵的受益者是國家;而市府則未花太多經費,就為市民爭取到將近一個大安森林公園的綠地。可見容積是一項有效的工具,可以創造出新的綠地和空間,受益者正是台北市民。

進一步,我們宣布中低樓層老舊公寓更新方案,透過提高容積獎勵最高到兩倍的誘因,讓原住戶能夠享有舊屋換新屋,室內面積一坪換一坪,區段好的公寓甚至可再加一個停車位。

方案宣布後,包括一九九九、都市更新處、甚至發言人室都電話接到手軟;我們到鄰里舉辦說明會時,居民熱烈發問,七嘴八舌討論改建問題。這種熱烈的現象反映了一個事實:台北市超過卅年屋齡、沒有電梯、公共設施落伍、消防救災不便,防震係數也不足的四、五層樓公寓多達廿九萬戶,以每戶四人計算,相當於一一六萬人,也就是台北市有超過三成的市民是住在這樣的公寓中。有一次,我去拜訪一位高齡老者,他訴苦說,他無人攙扶不敢下樓,坐在家中跟坐牢一樣。市政府針對老舊公寓提供最高兩倍的容積獎勵,就是要為這些民眾解決多年無法突破的改建問題。

但是相對地,我們也聽到一些反對的聲音。反對者認為,容積是有限的公共財,政府應該嚴格管制容積,以免因放寬容積造成都市擁擠、空間和綠地減少等問題。

沒有錯,容積是屬於市民的公共財,但政府是管理者,有責任善加管理。政府應該努力的是善用容積,創造更多綠地、空間和更好的居住環境;而不是死守僵化的容積管制,任令市區布滿破敗荒廢的房舍,讓市民忍受低劣的居住品質。

為了確保釋出的容積能被善加使用,在老舊公寓改建方案中,容積獎勵並非無條件提高到兩倍,而是必須以開闢公共設施、提供公益設施、行人空間、朝向綠建築,並且努力轉型為生態低碳及友善社區等諸多條件來爭取容積獎勵。改建計畫還必須經過都市設計、都市更新審議等層層把關。

而為了防範財團或建商利用民眾缺乏專業知識,從中牟取暴利,我們也朝資訊對等、公開的方向努力。例如,任何有意改建的社區,市府都會派專業人員到社區做說明。同時,我們也鼓勵居民自組重建會,「有錢自己賺」,市府還提供五二○萬元補助,作為居民自組重建會的起步費用。

市政府扮演的就是送給市民一束鮮花的角色。推動「花博」、「老舊公寓更新」都只是引子,希望能夠運用公家的資源,帶動市民參與的熱情。過程中,當然會有阻力,也有不同的聲音,但是台北市必須向前走!為了讓台北變得美麗、更宜人居,市府同仁努力發揮創意,也請容許我們突破框架,嘗試新的作法,給台北市民一個改變的希望。

 

(作者為台北市長)

empow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