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喜歡「拈花惹草」,周末如能抽空繞上一趟建國花市,就會讓作為台北小市民的我,歡喜開懷不已。所以私底下對即將登場的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總是抱著一些些不切實際的美麗期待與憧憬,直到最近參加了一場由都市改革組織與文化研究學會舉辦的民間花博論壇,才赫然發現原來花博可以如此不美麗,如此不單純。

做為台灣的文化工作者,我們當然知道台北花博乃是當代全球城市行銷的尖端產物。今年上海有世博,台北就要有花博,就像去年高雄有世運,台北就要有聽奧一樣。為了提昇城市競爭力,打造城市品牌價值,哪個亞洲城市不是爭先恐後砸重金,拚能見度,不惜讓城市超速景觀化、奇觀化、觀光化,就怕一個不注意,從此名落孫山在全球城市競爭力的排行榜外。而台北花博的道高一尺,乃是以「感性軟修辭」營造美麗憧憬,「彩花、流水、新視界」、「花園城市」、「美麗的力量」,「綠色生態,保育家園」,再適時補上振興景氣,促進就業,擴大經濟效益的「發展硬道理」。軟硬兼施下,誰能對花博說不?

然而民間花博論壇,卻替我們打開了另一個黑盒子:花博與都更的一體兩面。在論壇學者專家的深入分析中,花博儼然成為台北最新一波加速城市改造的巨型都市更新案,以容積獎勵大放送的方式,創造出暫時的綠地與休閒空間,但這些「曇花一現」的公共空間,都將在緩建兩年後回歸財團或建商的私有化,蓋出更高更大的建築量體,繼續遮蔽台北的天空,繼續炒作台北的房價與地價。這種「交換」,乃是以立即看得見的繁花盛景,「交換」暫時看不見的容積率倍增,以立即看得見的美麗、綠化與繁榮,「交換」暫時看不見的歷史記憶與城市肌理之消失。在她/他們的眼中,花博是當下最美麗的城市推土機,以一時急功近利的好好看,「交換」一世永續生存的好難看。她/他們憂心忡忡,只因她/他們看到熱熱鬧鬧迎花博的背後,一個更大的破壞、更大的災難正在進行。

聽了他/她們的分析,讓我作為一個愛花的台北小市民,不禁精神分裂了起來。我知道這套充滿理性與理想性的語言,對大多數只想追求眼前微小幸福感的小市民而言,距離非常遙遠,就算花博是「美人」,都更是「白骨」,大夥也只想盯著「美人」的這一面看,決計不想翻到「白骨」的那一面瞧,「美人白骨」的城市劫毀寓言,終究無法成立。更何況目前花博的許多紛紛擾擾,早已墮入台灣最粗暴、最簡化的選舉解讀、買票綁樁與政黨二元對立,而讓真理越辯越迷糊,永遠說不清。而更關鍵的,則是在當前價值系統徹底混亂的台灣,無法轉換為數據(競爭力排行榜名次,就業機會,觀光人數等)的理想、信念與價值,究竟還能具有多少說服力與動員力,想來總是讓人充滿沮喪。

砸下重金的花博,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但在速成門面粧點的熱鬧節慶過後,誰還會在乎那已然展開、即將到來的城市大破壞與歷史大災難呢?  

 

  

 

資料來源~~聯合報2010.06.01,作者:台大外文系教授 張小虹

empow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