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的台北房價就像一顆洩了氣的汽球一飛衝天。人民的收入成長幅度和房價飆漲幅度簡直是天差地遠,很多要錢不要命的拼命三郎沒日沒夜的工作,希望能早一點存到換屋標的的自備款,無奈當他自備款達成設定的目標之後,換屋標的的房價卻已經又漲了好幾番。這時候他才恍然發現,他現在雖然比當年有錢,但是卻要從原本的淡水河右岸遷居到淡水河左岸,一股發自內心的無名火油然而生,那些年的打拼就是為了買一個新家,但如今一切都已經化為一江春水向東流,就像飛出全壘打牆的球和變了心的女朋友,再也回不來了。

所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綜觀古今中外,多少個帝國王朝都是因為忽略千千萬萬人民的心中怒火而慘遭推翻誅殺。當政府看到每個人民都手持汽油桶和高舉番仔火,一場鬼哭神嚎的公義大戰一觸即發。為了避免無名火在全島遍地開花,政府終於喊出了居住正義這句史上最完美的選舉口號,然而就像一隻沒有頭的蒼蠅,政府顯然不知道該從何處著手,政府天真活潑又可愛的以為手裡拿的是一支萬能滅火器,但卻不知道滅火器已被移花接木的替換成陳年高粱。最後政府大陣仗的一字排開高喊『透過都市更新來實現居住正義』,這句低能兒都會譏笑對方白癡的口號,喃喃自語說:別人笑我太低能,我笑他人看不穿。

很顯然的是政府完全沒有抓到問題的重點。人民今天不是抱怨房子太老舊不能住,人民抱怨的是房價太高,很多人就只有一間房子,房價是高是低對其根本就沒有影響,房價再高他也不可能拿出來賣,因為房子賣掉了他要住哪裡?但是當他要換屋的時候或是兒女結婚要買房的時候,被建商和投機客過度炒作的超泡沫房價變得高不可攀,最後就算他把老房子賣了,還是要被迫去承受更多的房貸,甚至於根本就買不起自己住了三十幾年的社區。

如果房價沒有被建商和投機客炒作,他不但可以輕鬆自在的依生涯需求換屋,子女結婚買房也沒有壓力,就算他把老房子賣掉之後,頂多只是增加少許房貸,他還是可以在自己住了三十幾年的社區買到自己想要的房子。就像那位低能兒講的,大家都以為自己從高房價得到好處,卻不知道其實是受害最深,因為高房價的最大獲利者是建商和投機客而不是普羅大眾,房價炒的越高,他們賺的越多。很多人就像是溫水裡的青蛙,天真的以為廚師擔心他們的洗澡水變涼,所以才好心的加熱這鍋溫水,就像房價一樣,隨著溫度的上升,青蛙的臉也開始由綠變紅,最後成了這位廚師豐盛的座上佳餚。如果青蛙早知道,也許就不會淪落到被加油添醋和開腸剖肚。

政府希望透過都市更新來增加市場供給,進而造成供過於求,房價也因此下滑,同時幻想都更的抵費屋售價會平易近人。感覺就好像台塑汽油每公升降價5元,台灣中油越沒有跟進,坐視辛苦打下的萬里江山被台塑蠶食鯨吞。就算是比低能兒還笨的低能兒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實上都市更新對於高不可攀的房價是火上加油,原本的住戶是換到了一間新房子,但是抵費屋卻大肆炒高了區域房價,況且都市更新的更新標準和推動十分艱鉅,把“新增房屋市場供給”寄望於都市更新簡直就是緣木求魚。都市更新只是讓建商新增一個炒地皮的機會,不管合建分配比是高是低,唯一不變的就是抵費屋或建商分得的坪數,絕對是開出區域新天價,在中古屋的比價效應下,區域房價便會大幅上揚,讓原本就買不起的人更加買不起,買得起的人也變成買不起。“都市更新的最終得利者是建商和少數住戶而不會是千千萬萬的人民”,所以高喊透過都市更新來實現居住正義根本就是狗屎,連低能兒都嗤之以鼻,腦袋正常的人會相信嗎?

empow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